公告版位

春風沉醉的夜晚 海報

確實是藝術到不行的海報,簡單不花俏,但是把三人關係詮譯得很巧妙

「當這樣無可奈何,春風沉醉的晚上,我每要在各處亂走,走到天將明的時候。」

 喜歡這句話,和海報裡目光方向不同卻又緊緊依存的三人;喜歡它們之間巧妙的關聯,一個個游動卻又不安的符號。

郁達夫的詞句大剌剌打在影像旁,穿插在電影裡,婁燁在雅俗間捉到了很微妙的平衡點,在春風沉醉的夜晚裡出脫得更熟練,我覺得更比頤和園圓潤調和。

戲裡的愛情或許就和微醺一樣。

恍恍然,感覺一些微熱,悸動,然後全然無悔,顛狂地投入;然而酒醒是悲苦或眷戀則是另一回事。片頭的畫面,男子媾合的窗外,是一盆被雨打得漂蕩的蓮花。我覺得這部片值得欣慰的地方在於,婁燁並沒有將電影重心放在同志悲涼的情感主軸,畢竟這是太老掉牙的戲碼。

而是那些依水蓮花的愛,不知施力點為何,不知根著何處,花開豔麗,但漂泊無依。

王平愛姜城,愛得為了他忍受妻子的指責,也愛得為他了結自己的性命。羅海濤愛姜城,但是當他女友脆弱無依時,他無法武斷地將她撇離這個三角關係,反而把她拉進情感依靠的三角關係裡。姜城愛王平,或許也愛羅海濤,然而他在斬斷一切時那麼絕決,瞬間的心痛又那麼真切,以致於當他翩翩衣袖流轉在紙醉金迷的場合,那些瀟灑和世故的姿態,都讓人覺得似乎有些倔強不屈的悲涼在。但又無從斷定他認真心痛的比例。

  入浴戲 陳思成

情慾戲並沒有宣傳說的那麼露骨,而且我也不覺得篇幅過長,只能說,若是沒有畫面的累積,那他看起來就會是太過化繁為簡的通俗片了。而且陳思成長得好像吳青峰(?)。

或許真就是微醺吧,spring fever是它的英文片名,狂熱時快樂幾分記不真切,清醒時疼痛幾分也不真切,劇中人把愛情的客體作水依附,看誰有能力讓自己浮游其上,所有的快樂悲傷暗潮淘湧都阻擋不住水面想要盛開的愛情之花。但因為託付的東西太過虛無,所以連嫉妒,連承諾,都隨著水波起伏難定。

 片中奏昊飾演的姜城,片尾被王平的妻子在脖子上劃了一刀,所幸沒死。

重生之後的他,在脖子的刀疤上刺了一串連莖帶花的圖騰,回到家裡擁抱終於讓他安定的那個「他」,腦子裡想到的,卻是很久以前王平曾念給他聽的書。

或許浮游水上的花總是會落土生根的。或許傷口也會開出美麗的花。或許那是紀念。

或許這樣安穩的結果雖然不差,但是那些曾漂泊擺蕩,浪擲真情的青春裡,也有過現在無從尋覓的真摯和懷念。雖然當時不曾珍惜,從來一次也不一定珍惜,但那是唯有浪蕩的人生才會出脫的蓮,落土即俗。

倒頭來我其實喜歡春風沉醉的夜晚裡,那種不斧鑿的詩意,連併著婁燁最專擅的音樂緊咬著跳躍的畫面,相輔相成。

片中是流暢的詩意傷感,卻又不入生冷艱澀。

我想,我是熱愛春風沉醉這個概念,因為微醺,很多感情動了,非要筋疲力竭地消磨到酒醒,直到天色將明。很不理性的,但是無從迴避。

傷口的花.jpg

秦昊.jpg

秦昊是耐看的長相,非常適合漂泊浪子的氣質

 婁燁真的很可惜,卡在「地下導演」的身份,作品很少被大眾知曉,不然它算是後勢看漲的電影詩人。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小王子的玫瑰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unshinetoday168
  • 好文藝的一篇影評,美的像首詩,看來版主也是一位喜歡文字與嗜看電影的朋友。
  • 小王子的玫瑰花
  • 我真的是好愛啊,而且這年頭喜歡婁燁的同好難尋(握手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