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
 AG.JPG 125.JPG

dogville.jpg

厄夜變奏曲不僅探討內容標新立異,連呈現風格也很有實驗性。整部片沒有真實場景,演員們在地上只有劃線的舞台演出,恍如實驗劇場般,配上導演拉斯馮提爾的手持式攝影,非常有個人風格!

 

厄夜變奏曲為「新命運三部曲」第一序章,其中劇情最深刻描摹的,莫過於人性的偽善面;一種在平時看似無害,但卻在暗處顯露的獠牙。 

一個原本平凡純樸的小村落「狗村」(Dogville),位於美國落杉磯山脈與世隔絕;村民日復一日的平庸作息,但是卻被一個伴隨著槍聲出現的神祕女子給打亂。 

神祕女子葛莉絲,對村民而言是個考驗,也是個証實良心的標竿。葛莉絲的出現,一個無助、受到邪惡勢力壓迫的弱者現身,是每個人都不能放棄的證明機會。 證明人性,證明他們對於弱勢的關懷。

這份關懷之情看似出於人性的軟弱,不過也本乎人性的善良,這是無庸置疑的。由影片前半段,葛莉絲和村民的融洽相處即可得知。葛莉絲的馴良天性,幫助村 民處理各式雜事,片子開頭的種種跡象似乎都在和觀眾表示:這是個平凡無異的善心義舉。然而導演拉斯馮提爾卻在平靜的表象下,殘酷的揭露,所謂人性的善良, 都是建築在利益權衡的地基上。 

什麼是良心呢?

片中不斷的提醒,人性是禁不起考驗的。一開始的偽善道德感,往往經不起猜忌、權益拉鋸的挑戰。

首先是黑道人士的高金利誘,接著是警察的告示尋人;收留葛莉絲已經從單純的義舉轉變成高風險的任務,而這樣的高風險足以讓人性最初的道德感動搖,進而轉變為一種貪婪心態。

善行必須要是「有價值」,才足以成為支持的理由。 

於是葛莉絲的工時增加、薪水減少,人們一開始的耐性被磨蝕、被自我質疑。 

人心最深處對於自我良心的審視隨之崩潰。這是片中不厭其煩討論的主題,良心的脆弱和不堪一擊。「厄夜變奏曲」,用一種人際間微妙的地位,去質疑良心本身的動機。所謂良心,是否只是強者對弱者的一種霸權式憐憫?而且存在利益關係? 

這在後來的電影中得到解答。村民對於葛莉絲的剝削變成一種必然性,不再有人思考這樣是否本乎最出人道關心;原本對葛莉絲單純的依賴,在葛莉絲愈來愈弱勢的情況下,演化為一種強制性脅迫。要她精確、要她做愈發繁重的事,這是導演對於人類良心醜陋面向的重擊。

 在異常下的人性扭曲 人在異常狀態下,往往可窺見變型的心態。由於葛莉絲存在著被舉發的壓力,任何村民都是她必須討好而不可得罪的,眾生平等的天賦權利於是打破,伴隨而來的,是人在為所欲為狀態下的可悲。

恰克對葛莉絲的強暴,甚至到後來全村男性將其視為洩慾道具;村民將鐵鍊鎖至葛莉絲頸上,視之為奴。這都是起因於眾生平等觀念的崩解。可怕的不是這種關係的瓦解,而是人在這種狀況下的墮落。 

44.JPG

final_dogville--article_image.jpg 333.JPG

dogville5.jpg

片中的村民披著善良的外衣,內裡卻自私和殘暴。但此片出色之處在於,它在最後告訴了觀眾,即使是男女主角,道德光芒也有黯淡的一天。

葛莉絲在影片最後曾為「狗村」的人辯護:「他們是無知的,若是我處於這種狀況下,我也會和他們做出一樣的事情。」導演並沒有將誰特定歸為善類,誰有墮落的本質;而是將他們投進不同的情境。就如女主角所說的,導演要探討的不是單一群人的特質,而是綜觀全人類。我們所自豪的卓越道德,只不過是建築在所處環境的良善公正;置身於全然不同的處境,某些限制和價值觀一旦不復在,我們能有多少人保持清醒和純淨?

片中有個矛盾的角色,男主角湯姆。從影片一開始他對於村民本質的憂心和不屑,都表露出他看清了善良面龐下的危險性。導演帶給觀眾的印象,湯姆,一個作家, 一個觀察者,一個看透人性的知識份子。而在葛莉絲在片中受到種種磨難,湯姆似乎都以清澈的心靈透視著村民的醜惡,宛若一道清流淌過汙濁的土地。

然而可笑也諷刺的是,湯儘管良知和智識上都認清是非,於情感上卻無法不出現軟弱的縫隙。

片後段有一場戲,湯姆建議葛莉絲將眾人罪行公開,遂奔往葛莉絲的住所求愛。湯姆說:「我愛妳,可是這個村子只剩下我不曾佔有你。」葛莉絲卻回說:「你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威脅我。」

這是偽善面具的脫落,湯姆對於葛莉絲亦有性慾上的渴求,而知識份子的自尊令他止步;於是他必須假愛之名才得以行洩慾之實。更甚者,在此一面具被揭開的同時,高傲的自尊無法忍受赤裸裸的罪惡被視破,道德上的原本既存的罪惡感轉變為巨大的邪惡力量。他成了告密者。

這是對自視道德非凡者的嘲笑,他們或許更加可恥;假崇高的道德為屏風,躲藏其後的一樣是墮落的人性。而且還摻雜了不容拆穿的可笑自尊。

弱勢,可憫,一直是葛莉絲在故事中的形象;被剝奪的基本人權,促使她受到道德脆弱的村民迫害。只不過最後竟然得到了平反的機會,以復仇殺戮的手段。

如前所言,導演並不將人類一分為善惡兩類,一切都是情境的促成,因此片末葛莉絲的復仇可謂是驚人結局。一般我們會將弱勢強者的型態定位,認為那是必然;而本片則將此關係憑據在權力的有無,而權力對於道德的腐蝕同時存在強弱關係。

片子前大半段,是村民擁有權力,壓榨與放縱自私本質;片子最後的轉折,卻是葛莉絲掌握住生殺大權。

我覺得此為編劇相當別出心裁的表現,也令人驚悚省思。

當葛莉絲看著屠村時村民的驚懼和無助,就和以前的自己無異。

人性是詭譎,道德是易碎。葛莉絲在車上還與黑道領袖的父親辯論:「為何我不能心存慈悲」,然而重新看到村民的醜惡,在月光下幽微閃現時,那種矛盾的心情促使著道德感的急遽破裂。或者更應說,有個東西在引導和誘惑著道德的沉淪,那就是權力。

而葛莉絲在當下可以即刻擁有。

片中似乎對人性提出了無數的質疑,而在故事裡其實沒有所謂善惡的兩元對立,有的只是一個接一個的道德挑戰,不論是對村民、對湯姆、甚至對葛莉絲。而且似乎最後無一人可倖免於淪喪。

厄夜變奏曲為「新命運三部曲」第一序章,其中劇情最深刻描摹的,莫過於人性的偽善面;一種在平時看似無害,但卻在暗處顯露的獠牙。

一個原本平凡純樸的小村落「狗村」(Dogville),位於美國落杉磯山脈與世隔絕;村民日復一日的平庸作息,但是卻被一個伴隨著槍聲出現的神祕女子給打亂。

神祕女子葛莉絲,對村民而言是個考驗,也是個証實良心的標竿。葛莉絲的出現,一個無助、受到邪惡勢力壓迫的弱者現身,是每個人都不能放棄的證明機會。 證明人性,證明他們對於弱勢的關懷。

這份關懷之情看似出於人性的軟弱,不過也本乎人性的善良,這是無庸置疑的。由影片前半段,葛莉絲和村民的融洽相處即可得知。葛莉絲的馴良天性,幫助村 民處理各式雜事,片子開頭的種種跡象似乎都在和觀眾表示:這是個平凡無異的善心義舉。然而導演拉斯馮提爾卻在平靜的表象下,殘酷的揭露,所謂人性的善良, 都是建築在利益權衡的地基上。

什麼是良心呢?


片中不斷的提醒,人性是禁不起考驗的。一開始的偽善道德感,往往經不起猜忌、權益拉鋸的挑戰。


首先是黑道人士的高金利誘,接著是警察的告示尋人;收留葛莉絲已經從單純的義舉轉變成高風險的任務,而這樣的高風險足以讓人性最初的道德感動搖,進而轉變為一種貪婪心態。

 

善行必須要是「有價值」,才足以成為支持的理由。

於是葛莉絲的工時增加、薪水減少,人們一開始的耐性被磨蝕、被自我質疑。

人心最深處對於自我良心的審視隨之崩潰。這是片中不厭其煩討論的主題,良心的脆弱和不堪一擊。「厄夜變奏曲」,用一種人際間微妙的地位,去質疑良心本身的動機。所謂良心,是否只是強者對弱者的一種霸權式憐憫?而且存在利益關係?

這在後來的電影中得到解答。村民對於葛莉絲的剝削變成一種必然性,不再有人思考這樣是否本乎最出人道關心;原本對葛莉絲單純的依賴,在葛莉絲愈來愈弱勢的情況下,演化為一種強制性脅迫。要她精確、要她做愈發繁重的事,這是導演對於人類良心醜陋面向的重擊。


在異常下的人性扭曲 人在異常狀態下,往往可窺見變型的心態。由於葛莉絲存在著被舉發的壓力,任何村民都是她必須討好而不可得罪的,眾生平等的天賦權利於是打破,伴隨而來的,是人在為所欲為狀態下的可悲。

恰克對葛莉絲的強暴,甚至到後來全村男性將其視為洩慾道具;村民將鐵鍊鎖至葛莉絲頸上,視之為奴。這都是起因於眾生平等觀念的崩解。可怕的不是這種關係的瓦解,而是人在這種狀況下的墮落。

葛莉絲在影片最後曾為「狗村」的人辯護:「他們是無知的,若是我處於這種狀況下,我也會和他們做出一樣的事情。」導演並沒有將誰特定歸為善類,誰有墮落的本質;而是將他們投進不同的情境。就如女主角所說的,導演要探討的不是單一群人的特質,而是綜觀全人類。我們所自豪的卓越道德,只不過是建築在所處環境的良善公正;置身於全然不同的處境,某些限制和價值觀一旦不復在,我們能有多少人保持清醒和純淨?

片中有個矛盾的角色,男主角湯姆。從影片一開始他對於村民本質的憂心和不屑,都表露出他看清了善良面龐下的危險性。導演帶給觀眾的印象,湯姆,一個作家, 一個觀察者,一個看透人性的知識份子。而在葛莉絲在片中受到種種磨難,湯姆似乎都以清澈的心靈透視著村民的醜惡,宛若一道清流淌過汙濁的土地。

然而可笑也諷刺的是,湯儘管良知和智識上都認清是非,於情感上卻無法不出現軟弱的縫隙。

片後段有一場戲,湯姆建議葛莉絲將眾人罪行公開,遂奔往葛莉絲的住所求愛。湯姆說:「我愛妳,可是這個村子只剩下我不曾佔有你。」葛莉絲卻回說:「你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威脅我。」

這是偽善面具的脫落,湯姆對於葛莉絲亦有性慾上的渴求,而知識份子的自尊令他止步;於是他必須假愛之名才得以行洩慾之實。更甚者,在此一面具被揭開的同時,高傲的自尊無法忍受赤裸裸的罪惡被視破,道德上的原本既存的罪惡感轉變為巨大的邪惡力量。他成了告密者。

這是對自視道德非凡者的嘲笑,他們或許更加可恥;假崇高的道德為屏風,躲藏其後的一樣是墮落的人性。而且還摻雜了不容拆穿的可笑自尊。

弱勢,可憫,一直是葛莉絲在故事中的形象;被剝奪的基本人權,促使她受到道德脆弱的村民迫害。只不過最後竟然得到了平反的機會,以復仇殺戮的手段。

如前所言,導演並不將人類一分為善惡兩類,一切都是情境的促成,因此片末葛莉絲的復仇可謂是驚人結局。一般我們會將弱勢強者的型態定位,認為那是必然;而本片則將此關係憑據在權力的有無,而權力對於道德的腐蝕同時存在強弱關係。

片子前大半段,是村民擁有權力,壓榨與放縱自私本質;片子最後的轉折,卻是葛莉絲掌握住生殺大權。

 

我覺得此為編劇相當別出心裁的表現,也令人驚悚省思。

 

當葛莉絲看著屠村時村民的驚懼和無助,就和以前的自己無異。

 

人性是詭譎,道德是易碎。葛莉絲在車上還與黑道領袖的父親辯論:「為何我不能心存慈悲」,然而重新看到村民的醜惡,在月光下幽微閃現時,那種矛盾的心情促使著道德感的急遽破裂。或者更應說,有個東西在引導和誘惑著道德的沉淪,那就是權力。

而葛莉絲在當下可以即刻擁有。

片中似乎對人性提出了無數的質疑,而在故事裡其實沒有所謂善惡的兩元對立,有的只是一個接一個的道德挑戰,不論是對村民、對湯姆、甚至對葛莉絲。而且似乎最後無一人可倖免於淪喪。

「厄夜變奏曲」預告片,我很好奇拉斯馮提爾的「新命運三部曲」完成了沒,第二部我知道是出了,但妮可基嫚辭演女主角。

雖然片長很長,但這部片帶來的震撼卻是一層又一層。

小王子的玫瑰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misspixnet

  • 親愛的會員您好:

    我們是痞客邦 PIXNET 的專欄編輯,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,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,
    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PIXNET首頁專欄,希望有更多痞客邦 PIXNET 的會員閱讀您的好文章。

    若有任何問題,請至服務中心與我們聯繫,謝謝^^
    http://help.pixnet.tw/

    痞客邦 PIXNET
  • 感謝你~

    小王子的玫瑰花 於 2011/01/14 02:31 回覆

  • 路人甲
  • 有性慾上的渴求,而知識份子的自尊令他止步;於是他必須假愛之名才得以行洩慾之實

    這句大推
  • 這部當初看時覺得很噁心,不過真的非常好看,在我心目中它和「皮相獵影」是妮可基嫚的巔峰作XD。

    小王子的玫瑰花 於 2011/01/14 02:33 回覆

  • Nora_Tsai
  • 專欄啦 讚 ~ 我也好久沒上專欄了 ><
  • ffila2002
  • 在幾年前看過這部片與皮相獵影~個人覺得雖然不是賣作的商業電影但是~是妮可最棒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代表作!
    太棒了~感謝您又重新喚起我美好的回憶!
    感謝分享!
  • Scorpian
  • 我也愛這一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