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592199671.jpg  1324762.jpg

p762372267.jpg  p761196629.jpg

如果「挪威的森林」有這些海報一半的意境,或是一半的感情,那麼我還能夠說它是一部美麗的電影,或感人的電影。

 

「村上春樹」作為一個名牌,挪威的森林從上映前就註定獲得一定的成功,票房的成功。然而「村上春樹」同時是個標記,影像、音樂、風格,若是被蓋上「村上春樹」的出品符號,創作者勢必得調整內容以達童叟無欺。因此改編村上春樹絕對是吃力不討好,這點大多數人都有心理準備。

倒底是拍一部導演要的電影,還是拍一部可以理直氣壯說是村上風格的電影,雖然不知道陳英雄導演心中如何推算,但「挪威的森林」不管作為一部電影,或是一部改編小說的電影,都明顯並未達標。

我其實並非一個標準的村上春樹迷,雖然喜歡村上春樹,也喜歡挪威的森林,然而也沒有翻它十來遍,更沒有辦法背下裡頭重要的對話。然而我卻記得當初看到這本書時,有一些微弱卻讓人無法忽視的元素在發酵,這些丁點零星的東西,構築起整本小說,讓讀者不管從整體,或是從細部,都能看到深度或是淺層共嗚。

像是直子雪地裡淡淡地要渡邊承諾:「請你絕對不要忘記我。好嗎。」

像是小林綠對渡邊說:「只要這一刻能夠讓我任性,明天我就會毫不在意的堅強面對了喔。」

儘管記憶裡這些句子已不明確,但它們仍然用餘溫勾勒出那些人物的靈魂樣貌,雖然說不出直子的長相,但是感覺得出她的脆弱,從根底了解自己將被遺忘,卻仍無力地求助,希望自己能在別人心中留下什麼;雖然說不出綠這個奇妙女孩的五官,但是她背負傷害、同時忽略傷害的那種堅韌與任性,在那些從不詳實敘述的村上式文字裡,讓讀者在模糊的邊框中,找到自己需要的溫度。

但電影和小說是兩回事,因此我也能接受,它表達出來是兩回事。

然而在這個前提之下所拍出的電影,不管是任何形式也好,卻讓人感覺不到上述所言,不管是直子也好、小林綠也好、甚至是其他所有人,所想要呼告的零星孤寂。有的只是看似唯美的畫面、再現的情節、零亂的剪輯,讓人不禁好奇,「挪威的森林」的靈魂,或是角色的靈魂,究竟被導演以什麼樣的方式理解重現?

莫非是「村上春樹」的品牌,導演力有未逮?可是如果他是想重說一個故事,卻仍然顯得太過斧鑿。

13647.BMP  p761185415.jpg

挪威的森林外國版書封和海報。相當簡約美。

我對於挪威的森林裡的運鏡和剪輯感到好奇,那些破碎剪輯和音樂的奇妙頓點,是想呈現出什麼樣的藝術?

整體電影看來,導演已將「挪威的森林」窄化為兩女一男的愛情,若要這樣做也好,但起碼請說出一個讓人肝腸寸斷的故事,或是一個淡淡哀愁的回聲也好,這樣它起碼可以問心無愧的說:「這是一部愛情電影,而且痛徹心扉」。但是,導演選擇了故事裡的愛情,並決定以平樸的方式述說它,卻又無法拋下藝術手法的操作,讓整部片看來不倫不類。

尤其是將故事情節完全重製,卻沒有將氛圍考量進去這點,絕對是這部電影最大的敗筆。

村上的小說擁有奇異氛圍,故事中的所有人幾乎都會說些奇異的話,做些奇異的事,村上春樹厲害之處在於,他落筆的質地,會讓讀者覺得自己走進了魔鏡屋,掛滿了哈哈鏡,因此在裡頭發生的所有事都不足為奇,那些變型後的哭泣和悲傷還是能讓我們模糊地感同身受,透過這種曖昧,達到更悠遠和深刻的共嗚,兼備美感。

電影就是失敗在它沒給觀眾一張進入魔鏡屋的門票,沒讓觀眾知道,這一切都是處於一種偏離現實五公分之處的悲傷。他只是重製了小說中那些扭曲後的眼淚,活生生放到觀眾面前,然後告訴觀眾:「他在難過」。也難怪觀眾不買單。

所以直子、小林綠、玲子姐,她們的行為變得荒唐可笑,在失去哈哈鏡的掩護後,她們的行為驚天駭地,讓整個電影院歡聲雷動,也難怪村上春樹要缺席首映禮了。

奇怪的影像切割,以及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敘事並不是藝術,如何將小說裡的哈哈鏡轉換成影像,那個自始至終在電影裡缺席的哈哈鏡,才叫做藝術。

136.JPG  12916268647364561005_1.jpg

值得慶幸的是,劇照和海報仍捕捉住村上冰冷又溫暖的奇異溫度。

我很喜歡小林綠的角色,對我來說,她是堅毅地扛負起扭曲活著的狠角色,只不過在片中卻看不到她靈魂的力度,只剩下一些表象的驕縱和任性。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王子的玫瑰花 的頭像
小王子的玫瑰花

小王子的玫瑰花

小王子的玫瑰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