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51226874.jpg

寫起關於神鵰的東西,不禁想正式一點。由於神鵰算是金庸作品中個人較有感觸的一部,因此總是拜讀再三;電視劇,漫畫或是小說,不管是何種形式的再出版都是要再稍稍緬懷一下的。

倒不是因為神鵰在金庸中算不算頂尖之故,而是這是難得一部通篇以情為主的武俠小說;在這樣拳來腳往的江湖裡,還是這樣以情貫之的武俠故事能讓我感到盪氣迴腸。

肇因為,我突然懷念起國中伴我的一部漫畫,於是在漫畫店中失手將整套租回。

神鵰俠侶,作者為黃展鳴,是一個新加坡的作家。我並不清楚這個作家在台灣有沒有名氣,唯一肯定的,是這一版的神鵰在各大租書店幾乎都找得到,而且據說當初 還挺有名的。不過我會看過他是因為我表哥將它整套買齊,在國中懵懂無知的年紀,漫畫名氣這種虛名我是不縈於懷的,因此不大明白;不過當時看完,確實有一些 被觸動,如今重看亦然。雖說在感情鋪陳上因篇輻有限,故事太大,因而分鏡難免偏重重點式呈現,少了一點氣氛經營。不過整體而言是相當不錯的,線條簡鍊,畫風乾淨,除了書中人物的臉長一樣只是不斷變髮型之外,一切堪屬良品。

想當初,是這部漫畫開啟了我對神鵰的興趣。

神鵰俠侶論的是情,卻不只單單說的是小龍女和楊過,書中連番出現的眾女子,猶如紅樓夢中一干時不我予的金釵丫環,都替神鵰俠侶這本書演譯出她們對於愛情的注解。

先從楊龍之戀說起吧。

 

遁世之愛 VS 入世之愛 

 小龍女和楊過,眾所皆知,反映的戀情是「逆倫」和「乖常」。他們應該才算是師生戀的最原型吧,早在魔女的條件出來之前,金庸就將這樣的故事設定在禮法嚴明 的大宋。神鵰俠侶的愛情,無疑是對倫理教條的一種反動,藉由楊龍之戀,對人為限制的框架提出質問。一如楊過在英雄大會時對著千百與會豪傑大聲嚷嚷的:

我們沒殺人,我們沒做錯事。為什麼我們相愛不行。

與會群豪皆心中一震,不免暗想。他們所說的倒不無道理,若是他們在一世外仙境隔世而居,又礙著了誰?他們自是一對神仙眷侶,誰知道在江湖上,卻因為師徒名份惹得群雄躂伐。也因此,楊龍之戀的「不倫」更帶出了神鵰愛情的另一個重點。

就是「遁世」。

古來中外,其實不難發現,所有讓人神往的愛情故事,都是帶著「遁世」的前提。鐵達尼號裡的蘿絲,想要和一貧如洗的傑克高飛遠走,即便是浪跡天涯,也不願被 困在虛華的牢鎖中。麥迪遜之橋中,為了丈夫兒女留下的妻子,她一生之中的真愛,卻是那個說要開車帶她走的攝影師;他只給了她四天,那卻是她生命裡唯一脫離 現實的真實。在這些經典的愛情裡,「遠走高飛」,一直都是不斷吟咏的意象。他們要離開的,是這個苛求太多的現實世界,而楊龍之情恰好都符合了這些條件。

然而最不相同的,就是這些戀情在於「遁世」思想上雖然一致,但卻在結局上少有完美。

遁世和自毀,其實只在於一線之隔。說穿了,也只是和世界步調相衝突的愛情,出於對種種磨難的憎惡,最後讓憤恨之心吞噬自身,最終導向自毀之路的情感。可悲的是,幾乎所有「自毀之愛」的結果,都只是出於對「遁世愛情」的嚮往。以自毀的結果去看,三島由紀夫的春之雪即是讓人心痛的一例。

就因為遁世之愛,常招致自毀之果,因此楊龍二人的愛情結局,可說是相當出人意表的。楊龍二人因為世所不容而導致的遁世之愛,最後還能得其善終,金庸大師在其間自然做了不少該有的轉折,相當匠心獨具;只不過當小龍女的歸來所成全的遁世之愛,終究在現實上困難重重,只可能停留在小說之中;不知道有沒有人想過,若是小龍女當真毒發身亡,楊過又因郭襄金針之求不能尋死,那這段戀情又該是何種結果?

它還是只會有兩種可能。當最激烈的自毀之途已被閉鎖時,楊過可能採取的是另一種形式的沉淪,或許是浪跡江湖,不與人見。另一種可能,又會不會是放下這段曾有的遁世之情,再入情瘴呢?

若是愛恨分明的楊過,應該會是第一種吧。當然這一切純屬幻想,如果故事真如此發展,金庸大師或許會對這段被斷尾的遁世之愛做恰如其分的收場吧。

 1159662278.jpg 1329904336.jpg 

其實不難發現,在神鵰俠侶中,郭靖和黃蓉,小龍女和楊過,分別是兩對性質互左的愛情模式。

小龍女和楊過,可以說是「遁世」之情的最終理想;而郭靖和黃蓉,則是「入世」之愛的最佳典範。

神鵰俠侶裡,郭靖已是威名遠佈的大俠,黃蓉則以才智聰慧的妻子形象隨侍在側,兩人的形象關係若移至於現實社會來看,無疑是一對事業愛情都相互扶持的璧人。 他們常得要統帥群雄,也必須以身作責,他們的愛情建構在對社會和國家的全力支持上。所以當霍都趁郭靖傷重夜襲時,黃蓉才會身懷六甲擋在郭靖之前,對郭靖說:

靖哥哥,是你我的情愛重要,還是國家大事重要?

郭靖的退避,反映的並不是當真如字面上所言,兩人的情愛不比國家大事。正確點的說法,是兩人的愛情,是建立於這個國家社會的健全之上;他們的愛情,是與這 個支持他們的社會共存亡。就算郭靖或黃蓉一方死了,他們的愛情也不會終結,因為他們同是將自己的愛情與社會的存亡相糾結。只要他們心中的理想,也就是國家的榮辱得以善終,他們的愛情就得以長存。

相對的,楊龍二人就是極端。

小龍女幼居古墓,不與人處,對於襄陽百姓的性命,皆不比楊過一人來的看重。相對的,楊過將小龍女的地位是否擺在百姓之上,書中倒沒有確切橋段可以闡明,然 而楊過確實在與小龍女相會的十六年後退隱江湖,之後江湖上政局紛擾,再與兩人無關也是事實。雖然在兩人分離的十六年間,楊過懲奸除惡,似乎頗有郭靖俠之大 者的影子,但這也不免受到郭靖一番話的感召,然而從楊過連山西一窟鬼的成員多娶三妻四妾都要插手的行為來看,楊過對於「情」的感召還是高過於「理」。

小龍女離群索居的性子,搭上楊過飽受冤苦的身世,再加上外界一度施予的道德壓力。這一切都讓兩人的愛情本質走向「遁世」之途,和靖蓉戀相互輝映。

然而還有相當重要的一點,是摒除了個性、外界等等因素,純粹發於兩人的情感模式,才讓兩人愛情如此堅貞及遁世。

那就是他們兩人的戀情,是建立在長久情感的依賴上。

楊龍之愛,也是自溺的一種形式。

 

古墓是一切的起始

小龍女和楊過的愛,之所以會激起某部分人共鳴,當然是他們兩人的情深意重。但是若是仔細思考兩人的關係,其實不難發現,會存在這樣的愛情,實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狀況下,才將兩人緊緊聯繫。

古墓,是兩人感情糾結的起始。

神鵰裡,小龍女自小在古墓裡長大,生平所見之人,除了師父,就是服侍自己生活起居的孫婆婆;她們共同之處,就是同為女子。而小龍女自小所練的內功,是「懾斂心神」的心法;也就是不動情、不懷悲喜,也因此在清幽的古墓裡,能夠無慾無求地度過十來個年頭。一直到了楊過闖進了這個暗無天日的居所,以一個男子的身份,並且帶著與她接觸的世界全然不同的外放性格。我想一切就起始於孫婆婆死前的那一句話。

姑娘,我從沒有求過妳一件事。死前唯一的願望...

請妳照顧他。

於是乎,小龍女從一個被服侍的古墓主子,轉變立場,成為一個需要照料徒兒的年輕女子。這種地位的轉變,是不是難免會有一些心境上的變化呢?她沒有辦法事不關己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,因為她需要用一點心力去實踐最後的承諾,而且在古墓這個絕無人跡的世界,楊過只有她,她也只有楊過。她耗損的精神只能因為他,而楊過唯一依賴的也只有她。

在古墓裡,只有他們兩個人相互依存著。外加上孫婆婆一句臨終拖孤實在用的太狠,小龍女對楊過某些「責任」上的照料感,在離群所居的日子之中,她也只能無意識地對楊過一個人付出。

我們會以為,小龍女這樣的人是冷若冰霜,世所難求的。然而這樣的人其實比比皆是,小龍女只是他們一種武俠化的化身。

還記得看過村上春樹的「東尼瀧谷」,書中的男主角何嘗不是如此呢?

這種人閉鎖了所有的情感,然而他還是人,所以當這份牢密的屏帳有了縫隙,它傾洩而出的感情,才是最熾熱的。因為它經過了內在高密度的壓抑,破蛹時的直接,也愈發出人意表。

而楊過就這打開小龍女這扇門的人。

相對於小龍女,楊過本身進入古墓時的身份和年齡,也為這段糾纏的感情打下基石。

書中描述,楊過進入古墓才不過十來歲的年紀,正值青少年時期對於情感尚處開發階段的年齡。他並不是未經世事的。他在桃花島上有靖蓉夫婦養育,後來還被送至 全真教中習武;只不過在這些地方,楊過所展露的性格卻一直未被接受。他雖然有接觸世界的機會,然而由於身世和個性,在外人的眼裡始終顯得乖戾難處。武氏兄 弟、郭芙與他不睦,黃蓉因他是楊康之子無法誠心相待,趙志敬待楊過更無師徒之情。在這些與外界的接觸中,唯一讓楊過心中感激的,是西毒歐陽峰和郭靖。然而歐陽峰瘋瘋癲癲,郭靖礙於現實周遭對楊過太強的敵意,自己一片好心也是孤掌難鳴。於是,反而一直到楊過被帶進了古墓,他被認同的環境才始而建立。

 

1159662275.jpg

養成的愛,自溺的情

楊過和小龍女的情愫,是不是帶著一點隱約的「養成」心態?

在書中,好像是李莫愁,曾對小龍女冷嘲過一段。

想不到古墓派傳人如此不潔身自愛,竟收了一個男弟子。

言下之意,是小龍女將楊過當作臠童之類的對象。當然這些攻擊是絕不實在的,因為小龍女和楊過都無此意。然而,由冷靜的角度觀看,他們兩人的關係,確實建立在「女大男小」、「師徒之份」之上,講白了些,他們在古墓的關係存在著「高低之別」。

在小龍女的照顧中,這樣的兩人世界,楊過當時還未開發完整的心靈裡,究竟內化為什麼樣糾結深沉的情感?

血氣方剛的楊過,在不見天日的古墓中,他僅有十二歲。他依賴的對象,只有眼前這個不露悲喜的女子。

他只能讓她開心,對她關心,因為這是在世上,唯一對他好的人。在他無法明辨男女感情的年紀,他知道他對小龍女的好,是出於什麼原因嗎?

這層關係,想必是更隱約難解的。如果今天楊過是在二十來歲情感發展完備後才來到古墓,兩人的關係必將改寫。或許也因為在古墓中的「師徒之份」,才能彌補先天個性上楊過的強勢,達到兩人相處的平衡。

如果不是因為一段古墓的時光,在現實中的兩人若是相遇,或許不會有這麼深的情感糾纏,更可能的,是兩人不會相愛。

小龍女平時冷若冰霜,楊過卻又愛恨分明,現實世界裡,楊過絕打不進小龍女靈台空明的心中,而小龍女對楊過來說,也只會是塊太過純真的木頭。應該說是古墓的際會吧,它正巧給了小龍女一個將感情暖化的時機,也在楊過多舛的命運中,給了他唯一依賴的對象。

所以古墓成了兩人的聖地,當他們自知來日不多時,或是屢感江湖紛擾時,他們總是心念著古墓的生活。回歸到兩人感情最原始的生活。那種遁世的決心,還有回歸原始的嚮往,不也是他們愛情的自溺嗎

因為那時候,只有他們彼此。他們就是彼此的世界。古墓幽靜,生活中必然有一杯茶一句關心,一切的感情累積都只等水到渠成。

 

細緻的情感無法以愛情命名

但是兩人有個非常大的難題。小龍女從來不知男女之事,而楊過剛進古墓時,說穿了也不過尚是乳臭未乾的小孩兒。因此小龍女對楊過,終究只是依著孫婆婆的意,予楊過一種師徒或是至親的照顧;而楊過也是純粹因小龍女待他好,再加上墓外世界雖大,卻無自己容身之所,因而對眼前這位姑姑敬愛有加。如果依照種情況一路發展,兩人未嘗不可發展為親情的模式,或許到了後來兩人會發現彼此情愫異於自己想像,但也絕不會來得像書中這麼濃烈,這麼快速。

兩人在古墓的感情模式,其實有點像日本電影「淚光閃閃」裡,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妹。不同的是,淚光閃閃兩人的感情之所以被壓得這麼淡,是因為「兄妹」名份本身讓兩人互相付出,卻又因此受限。而神鵰的兩人,因為古墓而有了一個對彼此付出的機會,但在這一階段,卻沒有任何阻礙,純粹是兩人同時未對這種情感做「愛情」的設想。

也因此,金庸才需要安排下這個爆點,兩人綿密感情的爆發,皆因這個事件而起,相當具有巧思。

那就是尹志平玷汙了小龍女。

當李莫愁攻進了古墓,小龍女想到離別在即,轉過身看了楊過最後一眼時。

當楊過放下斷龍石,奔進了古墓中,對著小龍女說:現在妳趕我不走了。

一起生,一起死。

當時愛情這個字眼,在兩人的心裡,應該也是尚未發酵的。只是兩個人的心中,或許已經對這樣的依存感到動容。究竟這樣相濡以沫的感情,應該要用什麼方式的出口才會恰如其分?

而在兩人還沒找到答案時,金庸則藉由尹志平的角色,指出了兩人情感的方向。還記得在事後小龍女和楊過的一段話:

姑姑,我義父做事顛三倒四的,妳不要和他一番見識。

你自己做事才顛三倒四的呢。你還叫我姑姑?

妳要我叫你師父?

難道你不當我是你的妻子。

不行,這怎麼行,我當妳是我的師父,怎麼能做我的妻子。

這段對話,表露出兩人對這段情愫的看法。原本小龍女對楊過或有依賴,但也不至於到如此明白的認為,是朝愛情的方向走。她以為自己委身於楊過,兩人在古墓中的笑語、回憶,自己被導引出的情感流露,它們所能代表的可能,都因為這層心境的轉變而堅定地往「愛情」的方向去。

然而楊過明顯的尚未跳進這個漩渦裡。對楊過來說,小龍女冰清玉潔,兩人的情感照顧是天經地義。或許他對小龍女有照顧之情,但在此刻對她的眷戀,是雖深但難以定義的。因此面對小龍女的一番質問,才慌了手腳,讓小龍女憤而離去。

綿密而羈絆的感情都有一個特性,只要其中一方確實的展露出方向,另一方只要不排斥,就會成為被引導的一方。小龍女和楊過之後的發展即是如此。

楊過不知小龍女為何離去,四處苦尋,憶起在古墓裡恬淡的時光,在自己的心中千萬遍的告訴自己。其實我願意妳做我的妻子。於是,才有在英雄大會上的那一番發言。

小龍女說:他不會娶你的女兒。因為我自己要做他的妻子。

楊過說:我偏要她做我的師父,又做我的妻子。

這可以說是兩人情感之路定型的起始。從一開始的隱約的依戀情愫,終於因為小龍女的離開,讓楊過在情感上,被導向以小龍女的方式做出了解決。

那就是相愛。唯一讓古墓時光有意義的一個解釋。

金庸曾在書中寫到:兩人其實在古墓中就有感情,只是那時並沒有發現。那個時候只有他們兩個人,如果不去關心對方,又要關心誰呢?

然而,也正多虧了兩人有這麼一段曲折的分別,兩人的感情,才有外力去形塑為「愛」。若是他們一直待在古墓裡,「愛情」在這段關係中是很難被明確摹寫的。或許他們要到二三十年後,才會突然明白,兩人的羈絆是如此的深。

小王子的玫瑰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