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nna-movie-poster.jpg  Hanna-Movie-Poster-Cate-Blanchett.jpg  

發表於 「城市通 - 影評專欄」

「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」在金馬奇幻影展就是引人注目的片子,畢竟導演或是女主角,都由「贖罪」原班人馬出線,是冷門片單中算得上星光熠熠的作品。女主角莎雪羅南,在「贖罪」裡以深沉又帶著靈氣的形象,詮釋一個心魔誤事的女文青,緊接拿下「蘇西的世界」中的女主角,小小年紀接演的都是萬眾矚目的大片,是新生代女演員中前途看好的一位。

故事的開場,是冰天雪地中一個獵殺馴鹿的少女,Hanna,她有一個嚴格訓練她的父親,兩人住在杳無人跡的北極圈內,只為了躲避仇敵。Hanna學會了各國語言、殺人技術以及足以應付嚴酷環境的心智磨鍊,她卻沒有見過飛機,也沒有使用過電力,所有知識都來自父親每晚唸誦的書籍。

這樣的設定應該夠石破天驚,起碼會讓觀眾想一探究竟,什麼樣的謎團造就父女兩人的生活方式?Hanna出關之後,又有什麼樣的血海深仇迎面襲來?只有殺人技巧卻近乎生活白痴的Hanna,該如何面對這個全新的世界?

看完電影觀眾難免錯愕,畢竟上述這些值得一探究竟的問題,並沒有給出令人滿意的答案。電影只是大筆一揮,就將所有可以探討的議題輕輕帶過,並非它刻意營造出模糊的餘韻讓觀眾品味,而是這些事物似乎不在導演關心的議題裡。「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」,僅僅忠實呈現Hanna的公路旅行:途中經歷現代科技的洗禮,也遇見有趣的朋友和家庭,旅行目的就是擊倒壞人。到了旅途終點,Hanna的心靈是否隨著旅途景色變遷而更迭,電影卻沒有深刻摹寫,實在是相當可惜的地方。

「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」擁有很多可以深入討論的人性議題,卻在片裡東捉西捕、蜻蜓點水,讓故事有點不知所云。看完電影後,觀眾無法忘懷的,絕不會是少女殺手的悽苦身世,更不會是精彩萬分的動作場面,而是電影裡非常有風格的音樂和運鏡。

「贖罪」裡,就可看出導演喬萊特的特殊風格,像是打字機音效和畫面的交互剪輯,或是戰場上一鏡到底的場面調度,對「音樂」、「長鏡頭」的痴迷,導演在「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」發揮到極致,整體影片看起來實驗風格強烈,和預告給人的劇情緊湊感,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。

它風格十足,但風格對「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」是好是壞,這可就見人見智了。

因為,風格在電影裡搶走了太多目光,導致原本已經薄弱到不行的劇情更顯得毫無存在感;而讓觀眾無法入戲的最大原因,正是因為電影風格無法和故事內容相輔相成之故。

很多地方,帶著迷離的快節奏電音,強烈到與畫面完全脫節;還有些地方,明明只需平順運鏡就能交待的故事,電影卻選擇相當藝術的鏡頭剪接。觀眾從頭到尾無法專心去看故事發展,因為那些風格化的敘事和劇情就像水和油,非但沒有融合,反倒帶著脫節感。

「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」,絕對是一部可以拿來研究鏡頭運用和配樂的電影,可惜故事的完整性和可看性卻差強人意,對於一個大有發展空間的劇情設定來說,最後淪為少女殺手的不精彩公路之旅,委實可惜了點。

hanna-3-354129.jpeg  

Hanna-Movie.jpg  

hanna-original.jpg  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小王子的玫瑰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